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我的名字叫“旺财”? ? ?

二少不二me:

大家好,我是墨白。我爸是墨鸦我爹是白凤。自从上次离家出走飞了二里地还没飞出我家山头,被那个叫墨鸦的男人追上呼了我一巴掌把我亲切地迎回了家。




我爹白凤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却站着无动于衷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揍孩子,打他一顿能解决问题吗?”




我爸活动了下他的拳头:“不能啊!”




我被吊在树上呜呜地哭,两眼泪汪汪地看向我爹声泪俱下地喊他:“爹~~”




然而打同情牌是没有用的,我爹双臂抱胸站在原地翻了个白眼:“那你为什么还揍他?墨白把你那眼泪给我收回去。”




“打一顿不能解决问题那就多打几顿他就知道了,反正又打不死,他还可以涅槃。”




我不知道这个叫墨鸦的男人是怎么在他亲生儿子面前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我才化形没几年啊,他居然就想把我变回一颗蛋!这是家暴啊,这是家暴!




我那清新脱俗的爹说出了一句绝对不俗的话:“本来墨白就有些傻,你再打下去,我怕他智商会跌破下限。”




墨鸦安慰着他:“没事的,这个号练废了,我们可以重新练个小号啊!”




我真傻,真的。我只知道离家出走未遂会被打,却不知道我爸有一颗要把我打死了涅槃、打废了生二胎的心。




这次出走被打事件结束于韩非伯伯的到来。这个伯伯牵着他家名叫“富贵”的二哈遛狗来到此地,目睹了我的惨状。




“诶,这不是旺财嘛,都这么大了啊,怎么被吊起来了?”




吊着的是我,旺财是谁? 我看着我爹的脸色刷一下变了,以及我爸悄悄挪动的脚。




我提醒了一句:“韩非伯伯,我叫墨白,这里哪有什么旺财?”




韩非笑着说:“你小时候就叫旺财嘛,我哪能记错呢,不信你问他们。”




说着他指着我的双亲大人,在他们难以形容的目光下将我缓缓放了下来。




“要说几次是忘尘不是旺财。”我爸扶额。




那时候我刚刚破壳,双亲大人对我的名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最后居然敲定了“忘尘”这个名字,我又不是要出家当和尚忘却什么红尘?后来,据我了解,我家那两只在人界的身份是演员,当年可是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好些年才出头,难道是想忘掉这段不堪的往事才把我叫“忘尘”?




“你们都不懂这个名字的涵义。”




的确不懂,我只知道你是个起名废……




我爹白凤对此也产生浓浓的悔意:“早知道说什么我都不听你的。”




这个名字在白凤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本来兴高采烈地带着孩子外出散步,结果被韩非指着孩子颈上的吊牌说“这是谁家旺财啊,长得真可爱”。




当天,白凤抱着孩子回家果断要求改名。然后,我就叫了“墨白”。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你一个从桑海留学归来的人给你的狗取了个叫富贵的名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墨鸦试图回怼。




“富贵怎么了,喜庆啊,还有叫旺财的呢!”




这个坎到底还能不能过得去了?!




这次争吵结束后,不知道是谁在我家门口立了一块牌子“韩非与狗不得入内”……




我觉得这些大人也忒小气了。这块牌子最后也成了个摆设,没有起到它应该有的威风凛凛的作用。




最后我没被打死涅槃,我家还是没有迎来除我之外的小凤凰。



我爱佳哥佳哥爱我:

微博上发了一次 这里再发一次 嗯,云次方出门二三事√

【凤鸦】毒

泥人猫飞了:

是个很水的车,题目瞎起的。


以前写的一个片段衍生出来的,大概是半架空背景?白凤中了情毒需要那个那个然后那个出来才能解不然会经脉爆炸而亡(),于是哥哥来帮他了()


有年龄操作,16岁白凤x20岁墨鸦(是心意还没相通的时候


没开头没结尾,俩宝贝被我ooc得找不着边儿了都,各位就当无脑文爽爽罢辽,没爽到或者被雷到请骂我。


 


前情我就略了总之就是白凤墨鸦一起出任务然后被偷袭,两人逃到一间无人的安全草屋解毒。一番解释过后白凤脸色发白,墨鸦脱了衣服就是*(bu),总之爽就完了


 【断断续续写的,时间跨度有点大所以难免画风突变……前面还能认认真真矫情一下写到后面我又开始放飞自我讲相声了】【是真的相声,别笑!】


这估计真得走链接:https://dumptext.com/M2IclLCF




【没想到一个没头没尾的东西我竟然写了9k+……这比我两更都多了果然是因为无脑吧……】





《悲观主义的花朵》

——献给芈老师 @荆九 的一篇文评, 取一个喜欢的名字吧,《悲观主义的花朵》。


作品: 《扶桑》

作者: 芈拾玖

类型:鸦我 (墨鸦x清水凤凰)

简介:乌鸦负日而出,以别扶桑。

扶桑,日之居所。

越国是大禹的后代。

再盛大的恩德,必有消泯之日。

这世上确有不朽,然而并不可能永远恩泽后人。

带来黎明的人们,自身却坠落腐朽在黑暗之中,这不也是一种必然吗。

链接:http://mishijiu.lofter.com/post/1d31d802_1263733f

http://mishijiu.lofter.com/post/1d31d802_12765b52



1.

我该怎么去形容芈老师的文笔?会发生香气的文字,你有见过吗?如果没有,那便没有吧。我不会推荐你去品尝芈老师的文字,因为她过分美丽,总是使人生出独占的聪明。


2.

“即使不曾见过黎明,也应该深信黎明的存在。”

芈老师送给我的这只乌鸦,直到最后,他终于还是失去了唯一的生命。我深信他还活着,只因为心中的遗憾过了这么久还是不能消散。

我知道他终将死去,没有人能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我的爱情,也不能。


3.

“有时,无知是一种福气”

芈老师送了我一个名字——阿桑,音同丧,或许她是了解我的。我总是笑着说着自己的悲观,没想到,竟被这样轻易地识破了。

我也一直以为,我只是个无人在意的人。命运,来了又去了,我知道。


4.

“永远,只是一种失去。

  他们自身的无声亡失。

  她失去情感。

  他失去生命。”

我在这里看到了情牢,两个天生的犯人,一起约定了,一起在劫难逃。


5.

“这个有什么好?”将军好奇

“——没那么吵。”他终于瞥了她一眼,像望着一个无关的,陌生的人。

那冷漠到似乎毫无情感的苍白侧脸,是这个世上最为温暖的事物。我固执的去掉了“之一”,在我的世界里,他不是“之一”。

我固执地爱他,甚至是大张旗鼓地吵闹地去爱,足以让我变成另一个模样。其实,我真的——没那么吵。


6.

【我不会期望有人来救我】

【任何慈悲和怜悯,都会让你送命】

她及时离开他的心口,躺到一边去。

“——你迟早会被自己害死。”

他被卷在草席中,被抬出去抛弃。

她抚摸过。

——她的手指记得。

我这样的阿桑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芈老师笔下,无论芈老师是有意或是无意,都写出了倔犟到底的任性。或许,某一天,我真正彻底地认清,人类其实并不具备获得幸福的天性。

在命定的某一天到来之前,我依然深爱那个“在这世间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夺走。”的男人。


7.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跟你一样。】

【哦?】

【那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你要相信,我被你所救赎,这是一种多么在劫难逃的无比肯定的幸运。


※※※

只要这世上有人还记得他,那不就是活着的证明吗。


【完】  

===============================

放几个练习

卫庄新周边鲨齿石英表双十二上线

卫庄流沙事务所:

年末新品来袭~幸运石联合秦时明月推出正版周边新品——卫庄“鲨齿轻薄石英表”。TB 秦时明月官方商城  与「xingyunshi旗舰店」同步发售,双12当天限时优惠。


购买链接: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230r.1.14.21.4ac96b7dnKs3pg&id=559486779727&ns=1&abbucket=17也可直接搜店铺名寻找。









图尔努斯慢厮:

看了新剧突然觉得小白凤在墨鸦跟前是个让人好想捏来捏去有脾气的宝宝,啊岁月(

宁小晨:

中秋快乐~


一张是努力画了墨鸦大大得脸,一张是我习惯画的脸。最大的感触就是,,,,,墨鸦大大的脸好深奥啊。。。。。。。。我被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