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墨凤让我有爱!墨卫让我变态!
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现代文 《SEXY BOYS》29

SEXY BOYS

29.
——我活着的梦想,也想晒晒太阳,也想和你一起,走在大街上,牵着手,相互看一眼,笑一笑,然后接着走下去。
——如果梦想曾经实现过,那为什么不能永恒?热势退尽,我已经心冷于你的殷勤,心冷于你随时随地刻意证明的爱意,如果需要努力证明得来的爱,那对我而言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在混账的世界和混账的年龄相遇,一起做混账的事,有一个混账离开了,黑夜一无所有,而我就是黑夜。

卫庄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墨鸦的身体还是在他掌心微微颤抖,整个人也看上去疲惫至极,这样的情形,让卫庄心中的不安急剧膨胀,轻轻摇晃他的肩膀,不能睡在车上,这时候应该没有狗仔,而且自己的住处一直对外保密。
墨鸦努力睁开眼睛,身体很轻,脑袋里各种声音即便是他醒了,依旧像是播放电影一样,一帧又一帧地播放,他很不舒服,浑身每个毛孔都不舒服。
电梯开门的一瞬间,墨鸦冲了出去,直接输入了密码进入了卫庄的私人领地,卫庄在后面关上门,听着墨鸦在浴室的干呕声,努力而平静地拿出电话,打给了卫家的私人医生,让他现在立即过来一趟。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流水声。
四年前,梦魇的开始跟现在何其相似,虽然有一万遍的不愿意相信,可理智告诉自己,他和墨鸦这一次依旧不会输,无论如何,不会输。
浴室里水声停止了,久等墨鸦还是没出来,卫庄担心地推门而入。
赤裸的墨鸦站在镜子面前,看着他自己。
卫庄抓起一条浴巾替他擦了擦滴水的长发。
“饿吗?我待会点餐送过来”
“嗯”
“出去吧,如果累了,就先睡一会!”,卫庄抵住墨鸦湿乎乎的脑袋蹭了蹭,环住他的腰部,力道轻的仿佛这是个易碎品。
“嗯”
“真乖!”,乖巧地不像话。
卫庄的3米大床以前经常被墨鸦和白凤耻笑和嫌弃,每次都要暗讽几句,这一次,墨鸦直接钻进了被窝,闭上了眼睛。
身体的疲累感让他动都不想动,他知道自己的灵魂又一次被魔鬼控制了。
卫庄侧身坐在床边,替他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想拿回的手被一股熟悉的凉意勾住,“再陪我一会”。
反握住那只秀长的手攥在手心,躺在他身边,“睡吧,我陪着你!”
这种身体的震颤,墨鸦自己是感觉不到的,卫庄却能清晰感知那皮肤表层之下传来的轻微而急促的频率,这是内体神经亢奋的征兆,是身体本能的应激反应,接下来会发热,血压升高,恶心呕吐,焦虑,狂躁,失眠,思维混乱,幻觉,震颤抽搐,成瘾之后最终使人猝死。
那样的经历没有人愿意重来一次,但没有关系,我在!曾经我们能赢,现在为什么就不能。

门铃声!
卫庄起身去开门,墨鸦看上去已经迷糊睡着。
多年不见,许医生平时见不到卫庄,这一次,卫庄还是找了他,因为,4年前,也是这个许医生见证了那段过去。
许医生见证了人间太多的生死,再次见到这个年轻的少爷,已经几乎不太认得出来,记忆中那个少年已经是个高大的男子汉,只是那命令的霸道口吻不曾更改。
不,不全是命令语气,他还是恳求过的,当时还有一个孩子,跟他年纪相仿,自己赶到的时候已经几乎心脏停搏,那时的样子,许医生凭着经验就能看出,是急性毒瘾发作后的注射过量,自己判断没有抢救必要了,那么重的毒瘾就算救回来了,也只是活着受折磨而已。
小少爷听到自己说放弃,一瞬间的眼神就变得像要吃人,推开自己,拽过药箱,从里面翻出了一支肾上腺素,导入针管后,转身便扯开了那个孩子的胸膛,对着他的心脏直直地戳了下去……细细地鲜血喷溅到了脸上,身上,少爷将所有的药剂全部注射进去,然后将左手掌覆于心前区,右手握拳,连续用力捶击左手背……
给心脏直接注射肾上腺素是军队才常用的急救措施,虽然肾上腺素有使心跳复搏的功能,而心脏停跳时从血管是无法输入的,但是,这样的急救风险同样巨大,心脏的受损,以及过程中的心室纤颤都能同样致人死地,听上去,是唯一的可行之法,却也更多是听天命的赌博。
他作为医生选择放弃,是因为知道不可为!而少爷没有犹豫,选择了非救不可,不惜代价。
那一场赌博,最终少爷赢了!后来——
许医生惊住了,当他被带领着来到大的空旷的卧室,看到睡在这里的人,——又见面了!你也长大了呀!

留下许医生给墨鸦做检查,卫庄走出来跟七叔通了电话,七叔电话里说清理现场时,找到了墨鸦的车,车只有车尾受损,车子所在的大型集装箱里面有大量的麻醉剂,估计是先将车子和人困在了密闭空间中,然后释放麻醉剂迷晕带走的!
还有,一段视频似乎是故意拍摄的,虽然机器被摔碎了,但是SD卡还没来得及破坏,里面的内容,或许少爷想看到。
卫庄困倦地揉揉眉头,等着七叔的视屏传送,漫长的进度条一点点填满。
点开视频文件,画面有点黑,卫庄将窗口亮度调到最高,镜头在晃动,看来是个手持DV拍摄的。
画面渐渐明亮,一张斜着的眯眯双眼出现,似乎在调整角度到满意为止,镜头端正之后,那双眼睛直直直视着镜头,与此时观看视频的卫庄,双方像是在对视一般。
那双眼睛,那张脸上一道自上而下斜长的刀疤,卫庄知道那是自己给他留下的纪念,就是用那把卷了刃的柴刀,让那些人为自己的愤怒和他们愚蠢的行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那把长刀原本只是劈柴用的,厚刃依旧锋利,在占满通红的液体之后,一滴滴的液体用断刃处留下,那情形,就像刚刚撕碎了一堆猎物的鲨鱼利齿。
镜头拉高,那个人对着镜头得意地挥挥手,神情中带着肆意地得意,似乎是积蓄了很久的得意,那股得意都快溢出他变态的神色之中,卫庄更在意的是,拉远的镜头里,看到一个被架着的人,重重地被扔到了墙边,然后铁镣拴住两只手腕挂在了窗台上,整个人倚靠在墙面上,深埋着脑袋没有任何反抗。
卫庄握着手机的指尖已经发白,那个得意的人捏住昏迷的那张脸抬起来对准屏幕,将镜头拉近又拉远,放肆地狂笑,卫庄一直盯着他手中的墨鸦。
卫庄的心脏都被压迫到极致,那个人从手下递过来的盒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只针管,尖尖地闪着银光的针头,针筒中满满地早就调配好的药水,在卫庄的眼睁睁之下,被直直戳在了墨鸦的颈后静脉中,药水毫无停顿地注射完毕,这种异样的疼痛使墨鸦的意识有一些恢复,只是药效还没过,他还无力挣扎。
间歇性地神经质般狂笑和发泄地吼叫,那个人最终带着阴森地笑意,伸出舌尖舔干净被拔出的针头上残留的血珠。
—— 4年了,终于,侯爷将你们交给我了,我要让你们尝尝我死里逃生之后,会如何让你们生不如死!这是侯爷专门为叛徒准备的最新型号,市面上有钱都买不到的,一次成瘾,没有人!对,从来没有人可以戒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更何况,更何况某些人还是二次成瘾!看看吧,看看这张好看的脸吧,很快,你就会看到一个重新跪倒在侯爷和我脚下祈求的丑陋到悲哀的肮脏脸蛋。哈哈哈哈哈哈哈……
墨鸦在被人授意的拳打脚踢中毫无反抗,有人对着镜头挥手道别,漆黑的屏幕突然出现。

他的复仇成功了,的确,卫庄面色如冰,胸口的感觉再熟悉不过,当初墨鸦濒死之时,自己用力锤击着他胸膛让他千万不能放弃时的绝望深刻烙印在心间。
生不如死吗?
——你做到了!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