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墨凤让我有爱!墨卫让我变态!
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墨现代文 《SEXY BOYS》27

SEXY BOYS
作者:清水凤凰 微博:清水凤凰Pevico

27.
墨鸦有点头疼,尽管有过心理建设,但是连远在美国的谈小清都闻风打来电话了,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概就是这样了,他的生活彻底被破坏了,很彻底。
挂掉了小清的电话,工作室也去不了了,暂时这几天就通知所有人放假了,避避风头,谈小清不在,那一堆的报表、文件,他也懒得看。
他开着车先在市内绕了几圈,甩开了那些狗仔,不过,很奇怪,有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一直不急不缓地跟在后面,他试着开出了市区,在国道上超速飚车,那辆别克还是没甩掉。
警惕心,平常狗仔不可能这么难缠,墨鸦的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在4年的平淡生活中从没出现过,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眼前挂着的那串项链,没有过多思考,便取下它,挂在了自己脖子上。
前方拐过这个路口就是跨江大桥,墨鸦打算在桥上甩掉这辆车,一辆长型集装箱正通过路口,看样子是去码头卸货,墨鸦被迫停下,等它通过先。
后面的别克车却直直顶了上来,前面的集装箱车也调转了方向敞开了后盖。

卫庄的发布会开的很顺利,新人出场,他留下一段“佳话”,然后告别娱乐圈,而那段“佳话”,想来,卫家的秘书室那些除了魏来以外的秘书,他们做了不少工作,所有的问题点到为止,走走过场而已。
离开,卫庄并不在乎。
回家,卫庄并不回避,父亲的眼里无波无澜,卫庄有问必答,魏来站在卫庄身后,有些紧张,总裁的眼神有时候无意地扫过他,那股压迫力使他无法抬头,站在年轻的卫庄身边,这个年轻的继承人是他今后唯一的希翼了。
七叔站在老爷身侧,他也老了,肩背有些微陀,不像卫老爷除了满头银发,面容修整,依旧身材挺括,看上去依旧正值壮年。
少爷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在夫人自杀之后,便像个客人一样生活在这个“家”里,那一次泰国回来三个月后,那场绑架发生之后,少爷便消失了,只是偶尔给老爷打了个电话报平安,那一消失就是两年,再次回来,他高了,壮了,成熟了,七叔在他身上看到了越来越多老爷的影子,这孩子长得跟老爷年轻时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连眼神都同样的让人看不透。
“小庄!”
“是,父亲!”
“……,你的名字是我起的”
卫庄听着父亲有些低沉的声音,父亲很少提起往事,尤其是在他面前,几乎从来不!他并没有回答,看着父亲垂下眼帘,几不可闻地一声叹息之后。
“待会,会有一个客人过来,我想你见见,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了。”
老朋友?什么样的老朋友需要自己作陪,“是,父亲。”
陪父亲吃完饭,卫庄交代了魏来先回去,自己留了下来。既然客人还没来,他便先陪着父亲在古色古香的茶室静默地等着。

“老爷,来了”,七叔走进来通报。
卫庄以为既然是老朋友,正打算扶着父亲起身,出去迎一下,不料,父亲闭上了双眼,摆摆手示意他坐着便好,意味地看了一眼七叔,七叔的眼神闪避地很快,低头并退到一边。
看来这个客人很特别。
那个人走进来的时候,卫庄的眼神冰冷,整个茶室的空气都似乎凝结。
竟然是他!
竟然是白不然!
这个名字他不可能忘!
那个依旧白衣翩然,变态的发白肤色的美艳男子,他曾调查过的男人,对自己心存杀意的男人,没有忘记的那个——白不然。
“卫哥,好久不见!”,白不然眼中直直盯着卫庄的父亲,仿佛这里只有那一个人入得了他的眼。
“坐吧,小白!”,卫庄看着父亲一如往日那雍容的神情,以应付着老朋友的语气招呼着白不然。
似乎看够了父亲,白不然终于把视线注意到一旁坐着的卫庄,端详了一会,似乎对自己很满意。
“你是小庄吧,几年不见,你真的是很有卫哥当年的风采啊,让我不由得怀念起我和你父亲的那些当年。”
“咳!”,父亲没有继续由着白不然这般多话,“小白,你应该记得我们当时的协议,我饶过你一次,那样的事情并不会有第二次!你不该再回来!”
“你指的是那个十年协议吗?我已经被放逐了12年,一直不曾踏入你的视线范围。那多出的两年就算是对你当初计划在国境线干掉我的回礼了,如果你觉得这也算是饶过我的话。”
“如果我真心想杀掉你,你觉得,你有机会逃掉?!”
白不然盯着父亲的神情变得复杂,“你就是这样!如果你当年能够直率地面对我,面对自己,就不会勉强自己接受错误的婚姻,然后接受错误的生活,然后…..”,最后的然后,他看向卫庄,卫庄觉得自己就是他想说的,那个父亲犯得最后一次错误。
“够了!你至今不知悔改!我们从来不可能!最多,曾经互相满足一下——而已!”,父亲发怒了,很是失态。

“哈…哈哈……哈哈哈……”,卫庄忽然觉得很好笑!
他的笑声让父亲觉得难堪,让白不然觉得羞辱!
“你笑什么?”
“只是厌恶地想笑一笑而已!如果我打扰你们叙旧了——”,卫庄瞬间又变回恭敬地对着父亲颔首,“父亲,——我先回避了!”
“小庄!你坐下!”,父亲喝令他不准离开。
“你儿子还是很随你的,小庄,你记得吗?曾经我也抱过你的,我陪你放过风筝,你曾经喊过我白叔叔,你和你母亲,都很欢迎我常来你家做客呢?因为,只要我过来,你母亲才能看到你父亲在家,你才有机会一家团圆,你还记得你亲爱的白叔叔吗?”
“够了!”,父亲暴喝!
“那白叔叔,你这次回来又是想做什么呢?让我母亲羞辱致死还不够?还是你觉得我也会为你们羞耻?”,陈年旧事,卫庄早就打听清楚,已知的事实,你复述再多遍,又有何意义!我只是想知道,你忽然出现又是想干什么?

“小庄,你真是长大了!是个真正男子汉了!“
“哼”,卫庄无意接受他的夸赞。
“记得我们4年前的见面吗?我给你留过一样东西,记得吗?”
那条项链!白不然当初留下的项链,一直在父亲手中,他看向父亲,父亲面无表情的对着七叔招手,然后七叔取来一个木盒子,打开盒子,正是那条项链。
白不然似乎很欣喜,父亲竟然还留着那条项链,“卫哥,你打开过吗?是不是经常会看到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样子,想起从前…..不!”,眼见着父亲面无表情的将项链扔进了茶室里煮茶的碳堆中,火红一片中那一声响亮的“霹雳“和着白不然的凄厉的“不”,相当刺耳。
“小白!我今天让你过来,只是想了断从前,不要再试图再来骚扰我和小庄!你的出现对我而言,毫无意义!”
“哈哈哈哈,好一个毫无意义!我就算拼尽全力爬回来见你,也只得了你一个毫无意义吗?好!很好!我早就知道你够绝情冷血的,只是即便那样,我依旧想爬都爬回你身边!每一夜,我都在想念你!”
“可我并不需要你!”,父亲冷漠如冰的面对着卑微如尘的白不然。
凄然的神情,在卫庄眼中,配上那副绝美的容颜,一瞬间,如果不是顾及到母亲的死,甚至,他都有点可怜这个人的一生了!
“既然言尽于此,这两年,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回来见你,我也意外的发现了小庄和一个叛徒的故事,这让我无比兴奋,多么的相似啊,像不像我们的从前,一个高高在上的王子,他爱上了一个玩物!”,白不然的话透着他变态的兴奋。
“你…你在说什么?”卫庄感觉到脊背有些发凉。
“小庄,你应该好好的守护好那个人,你跟你父亲不同,你父亲他够无情,可你不同!你知道当我看到你付出那么多时,我有多感动!我派人盯着你们的每一天,看着你们就像看着我和你父亲不曾做到的曾经——你真的不该离开他,那样他在我眼中就只是一个叛徒了,一个毫无用处的被你丢弃的玩物——”
“你在说什么!你把他怎么了?你把墨鸦怎么了??”,卫庄知道这个变态什么都干得出来!起身揪住白不然那板正唐装的襟领,“快说,你把他怎么了!!”
“嗯?看来,你还是很关心他的吗?”,白不然变态得意的笑意聚拢在眼角,甚至有点癫狂了,“好好好,全当父债子偿了!你父亲没偿过的滋味,就你来尝尝吧!”,白不然凑近在卫庄耳边说“一个叛徒该有的惩罚,可能会迟到,但是却不会缺席——”

“通——咚”,白不然被狠狠揍了一拳倒了下去,身后的保镖不敢动,因为得到过指令,不能插手!
暴怒的卫庄冷静不了,白不然适时地将一根被扯断的项链丢给了他。
卫庄接住那银色的东西在手心,六芒星的坠子被设计的很华丽。
华丽却又刺眼,那上面沾满了血渍,刺鼻的铁锈血腥气!
“城东的7号仓库!算是我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还来得及!孩子!“

白不然离开了,自己的儿子咆哮着冲了出去,只剩一个年老衰弱的老人在这孤寂茶室中,七叔扶住老爷,老爷似乎一瞬间就老了,刚毅的脸松弛了,挺拔的肩背也有些耷拉了。
“唐七,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少爷的名字是你起的,他很像你”
别人的错误,唐七心想,我无法也不敢评判。
TBC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