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墨凤让我有爱!墨卫让我变态!
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墨现代文 《SEXY BOYS》番外篇1

01
“我住在哪里?”,白凤不知道自己会被安顿到哪里?
“原来的地方被拆了,你想住哪里?”,那片地皮已经被流沙集团拍下,如何规划重建的计划书已经摆在了他办公桌上,只要他签字,重建会势不可挡的如火如荼。
原来你没安排好….白凤内心倒是没有失落,但有着一丝失望,老大,还是他原来的老大吗?不过,幸好,自己长大了,不需要再依靠谁的力量,外面广阔的天空,他想怎么飞就怎么飞,再没有任何桎梏。
“随意啦,先找个酒店住两天,再找个离小清姐近一点的房子,放心吧,卫总,我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事事都让你费心”,少年长成的俊俏脸上摆着那跟阳光一样透明的微笑。
卫总!这个称呼让卫庄眉头一皱,这小子戳人不带血的德性真是跟那人一模一样…..
“你先在我那边住两天吧,房子的事情,何必去劳烦那个女人!我会让秘书室给你准备好的!”,卫庄很想找回他们之间曾经的无间,带这小子在身边,像是他应该做的本份一样,并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嘱托!
“好!”,乖巧的应答,自己能说什么呢?见到老大之后,才渐渐意识到疏离感就像一根针戳在两人心上,说得越多,那根针的存在感就越明显…..“不过,我还是想用回我的本名!”,
“可以,你19岁了,身份证的事情还有回国后的事情你都可以决定!”,卫庄伸过手掌像从前一样疼爱地拍拍他的后颈,他的手掌宽阔有力,掌心透着暖,这个熟稔的动作缓解了车内莫名涌动的小小怨念。
开入市中心,卫庄还住在原来的顶层公寓,下车后,白凤自己提了行李箱,这个记忆中熟悉的地方,地下停车场的每一根柱子的排列组合没有变化,他记得每一个车牌位的顺序,如果自己不是个天才,也不可能3年内就修完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课程。
摁下了记忆中的楼层,电梯门打开,他等着后面的卫庄也威风凛凛的走了进来,白凤总觉得高大的卫庄如果是身在古代,一定是个威杀四方的大将军,男人总是崇尚着力量喷勃的感觉,白凤的内心也在渴望着这一点。
习惯了国外学院里厚实低调的装修风格,乍一看,卫庄的住所,白凤有些不适应,黑金系列主打,奢华高调的风格无处不在,白凤并不知道,他所熟悉的室内家具陈设已经在曾经的某一个星期内被某个癫狂的人彻底破坏,卫庄重新装修了这里,也包括重设了自动门锁的密码。
卫庄给白凤倒了一杯冰水,放到他手上,现在他说话都得平视着这小子,小孩子真是窜得快,“晚上请你吃饭,给你接个风”,白凤的眼神却绕过他,那对蓝色的眼珠里面有什么炸开了???
回头见到一个人,一个…..男人,端端正正地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差不多…..可以说是一丝不挂了!
什么时候?他怎么在自己家???
“你?怎么会在这里!”,卫庄转身,脸上快速结了一层冰霜,他怎么会在自己家里?昨夜是喝多了些,也不至于将自己的宿敌带到自己床上,他卫庄上过的男人这辈子只有一个人…...无论如何,现在的自己不欢迎这个宿敌。
“小庄!”,盖美男开了口,看来这人真是提上裤子就翻脸的类型,好像,这个氛围…..怪异得很!一个昨儿个还浓情蜜意喊自己小祖宗的人,此时标准的逐客脸,另一个被挡在身后的漂亮男孩,那目光,几可杀人。
“哈啊~~你起得真早!”,不以为意的打了个哈哈,避开他俩的眼神,大家都是成年人,昨夜还真是激情四射!没想到他在谈判桌上凶猛,在床上尤更甚之。
“今晚天枢阁的酒会别忘了!”,他在卫庄的衣柜里取了一套新的高定服装,穿戴一整,仪表气度一流,很合适,他和小庄的身材差不多,临走时,他不忘附耳给了卫庄一个善意的提醒。
卫庄的魂儿随着门被关上的轻响,瞬间被捡回!微微挺了下胸膛,没有回头看那个期望他回头的人,你都看到了,所见即是事实,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没什么要解释的吗?”,白凤此时最直观的痛苦就来自于一种内心深处被践踏的情感,他很气愤,也很郁闷,可这种郁闷终究该来自于何处!
但可以肯定的是,白凤此时的内心是被愤怒所掌控的。
“并没有!”,卫庄给自己倒了杯冰水,灌入口中。
漂亮的玻璃杯,那个被放在白凤手中的漂亮杯子炸开在大理石地面之上,依旧美丽而晶莹,只是每一个漂亮的断面都变得会伤人。
“你站住!”,卫庄怒喝,白凤依旧转身就走,这里,他一刻都不想多待。
胳膊被用力拽住,接着自己撞到了墙上,被撞的半边身体都麻木了,但白凤依旧倔强地扭过头不愿意面对卫庄。
“我没允许你离开!你哪儿都不许去!”,冷峻地脸勾勒着黑色轮廓,不容反抗的语气。
你没资格命令我!这句话,白凤没说出口!但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说话!我不是他!不会像从前那样纵容你!”,你凭什么觉得我得为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守身如玉,昨夜,只是个意外。
“说什么?说我不是他,我不配让你为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人守身如玉吗!”,白凤冷笑着看他,一瞬间淡定地可怕。
“你!!!”,卫庄气得五脏六腑都在发抖,甩开白凤胳膊,转身将怒气发泄在了身侧的门板上,铛铛几脚,连门锁都踹裂了。
我为什么总是对你们无能为力,你们这样的人跟我到底有多不同?!

静得可怕,许久,白凤越过卫庄,扶起了倒地的行李箱,出乎意料的,没有往门外走,“我改主意了!从今儿起,我要24小时跟着你!看着你!在墨鸦回来之前,你都得给他守身如玉!”
“白凤”,卫庄喊了一声,那声音如果有滋味,一定是涩的,“如果,万一……他死了呢!”
白凤回头,看着卫庄的眼神明亮而坚定,那里有墨鸦夸赞过的一片纯净天空,“那你就是他留下的遗物,我更加要替他把你看好了!”,回头之后,又加了一句,“别忘了今天晚上要给我接风的!老大!”,让你还去什么狗屁的天枢饭局!
这一次,卫庄被气得想笑出声,竟然说我是他的遗物!你小子有种!可惜啊,你还不够强。
但,这小子的出现带来的气息让自己感受到了久违的生动,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填满了他心里一些缝隙.
如果他死了,你小子才是他的遗物!如果他活着,那你小子就是我的——人质!总而言之,你也跑不了了,以后就跟着我吧!混小子!

02
所谓天枢,无非就是政商两届的年终尾牙酒场子,排场话一堆堆,卫庄有不得不出席的理由,就连不久前“主动”退位的父亲也让七叔提醒着卫庄这一天准时赴宴,卫庄本以为父亲会恨自己这个儿子,不过看上去似乎确实是恨过,但终归是父子,终归只是权利的交迭提前来到而已,人生本就不需要幼稚至极的原谅。
不得已,又为了不失约,只好带着白凤一起出席,一身裁剪得体的白色RLO西服,白凤这身打扮,卫庄竟然在他身上似乎看出了一丝自己从前的影子,看在眼中,那是一种无法贴切描述的舒服,岁月里不光是有远去,也会有归来。
有白凤在身边,坐在豪华座驾里的卫庄觉得平时走的霓虹大道都愿意多瞧两眼,司机好像也知道他有心欣赏下街景,今天的车速放得很慢,职业素养一流。
司机的余光扫过宽大的后视镜,那里照着后座两人的模样,一个看不出情绪地瞅着窗外,那是自己的新老板;另一个,实在是俊俏的过分了些,他的情绪全都挑在了那拧起的眉毛上,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瞳孔的眼睛朝下望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酒场子里办完了该办的事,卫庄很苦恼地看着有些喝多了的白凤,他当然见不到了不愿意见到的人,白凤只要见到盖美男近自己三米之内,无形的防护罩自动开启,那个宿敌只能在安全距离之外用口型传达着疑问,卫庄笑了,回以夸张的口型——“我的人!”
这小子喝多了还硬撑,司机替他打开车门时,顺手扶了他一把,卫庄由着他一上车就是睡,酒量这种东西,多练练,也没什么坏处。
但卫庄留了下来,吩咐司机先送白凤回去,明天纵横大厦就开工了,刚才由着白凤的性子捣了点小乱,现在他的确需要跟宿敌好好坐下来再聊聊。
魏来已经安排好了会议室,宿敌已经等在了那里,两个人开门见山,丁卯之间,寸利不让,他和他果然都是同一路人,这样的人合作起来,才是有趣的。
结束了,魏来将会议记录火速整理,两位总裁很利落地签字盖戳,水不深,火不热,天下太平。
卫庄起身告辞,两人礼节性的握手再见,手掌间交换了热度,却跟热情无关,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风花雪月,尤其是他们两个各有图谋的出山蛟龙,注定厮杀,便无需过度矫情,他懂得,他也懂得,那便——很好!
魏来开车,卫庄放松地将大长腿铺开后仰在宽敞的后排座椅上,习惯性地脚蹬了蹬前排座椅靠背,示意开快点,早点回家,看看白凤怎么样了。
开门,关门,穿过客厅走到了西侧的卧房,拉开房门,白凤睡得很踏实,趴着的睡姿,两只胳膊抱着枕头,下巴舒服地搁在枕头上,两只脚又不安分地蹬掉了被子露在外面,屋子里还是有股淡淡地酒气,卫庄走去窗边,微微打开了一条缝,给室内通通风。
窗外,是这个城市里一闪一闪的亮光,此时,都在他的脚下,他喜欢站在高处的感觉。
微凉夜风窜入屋内,穿过他垂在身侧的长发,推动着虚掩的房门“咯哒”一声关上了,卫庄没有在意,白凤也只是将脸扭到了另一侧,继续睡。
在窗户边站了一会,顺便欣赏了夜景,他才将窗户合上,转身离开,手指握住门把手的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今天肯定忽略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却不能明确。
这一瞬间说不清的疑惑,莫名奇妙地就像一个针戳到了心脏,戳破了,在他身体里呼噜呼噜地往外冒着气泡,心跳也砰砰砰地频率加快。
他开始狂喜,一种情绪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笼罩了他,但他掏出电话给魏来打电话的时候,却用极大的毅力控制自己的语调完全没有任何情绪,他说自己要出门,让司机来接他。
挂掉了电话,卫庄没有一丝犹豫地走出房间,穿过客厅,穿过门厅,然后关掉了此刻诺大客厅里唯一的光源,拉开大门,又关上,咯嗒的关门声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除了美丽的月色洒下来的微光,这里似乎一无所有。
司机的手机响了,他设置的是静音,此时,只有手机屏幕上一闪闪的亮光照亮了他的脸,提示着他有一通来电,工作电话不得不接…..然而此刻,接与不接,似乎都没有意义了,他摁掉了电话,可以肯定的是,这份刚到手的工作,他已经失去了。
“嗒”,奢华繁复地水晶灯又被点亮,倚门站着的卫庄嘴角一抹冷笑,他只是关上了门,并不代表出了门,留下,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运气够不够好?
看来,他的运气不错,你的小宝贝儿回来了,你怎么会舍得那么快离开呢,恨不得多看两眼吧,恨不得把他继续带走吧,跟你一起藏起来,玩一玩躲猫猫,可惜啊,你舍得还是不舍得都得把他留下给我,躲猫猫的游戏,白凤长大了,不愿意玩了呀!
推开阳台的门,这里满满地都是月色,月色是多么迷人,一个陌生模样的男人站在一片藏不住身形的阴影中,卫庄进一步,他便退一步,直至退出了那片阴影,果然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不,也不算完全陌生,这个给自己开车开了三天的司机,多少还是脸熟的。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卫庄冷魅的眼神盯着他。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你,应该再加个已经喊的很熟练的称呼——卫总,才能装的更像一点,“你的面具,你的衣服,给我全部脱掉!还样子——明白吗?”
“……”,对方没有回应
“看来你选二,那我来帮你吧”,将那人逼到墙边,伸手攥住他的一条胳膊,反嵌到背后。
卫庄很清楚,他的愤怒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点的地步,这个人,此刻如果有一丝反抗,他会撕碎他,像一只狮子一样将对方哪怕是尸体都撕碎后再一口一口吃掉!你竟敢存着心思躲在我的眼皮底下!你竟敢还想一直躲下去!
真的是想撕扯得一干二净,揭开的面具被扔在了地上的那一刻,那人终于开口了,“非要我脱光了,你就能消气吗?”,那声音动听如晨钟瑟鸣,是他原本就该有的声音。
被抵住的后背也在一瞬间挺直,那根脊梁本应就是这样挺拔。
卫庄松开了他的胳膊,后退至栏杆处,抱着胳膊就这样看着他,语气肆意地张狂,“脱”,一字而已!
露出本来面貌的人,整张脸都被勾勒出冰冷无波的轮廓,他的标志,那对纹痕还在,但眼中的每一丝神情都似乎在说,他经历过轮回,生死之轮。
衣服一件一件被脱下,似乎还是从前自己最熟悉的他,整个动作没有一丝不适宜,在这个城市里最高端的露台上,在这个自己眼中最高傲的男人面前,羞耻感,一丝都没有。
脱光的人,扔掉了手中最后一件衣服,笔直的两条长腿迈开走向卫庄,卫庄看着他走近,完美的男性身体,修长俊美,每一丝轮廓都被月光赐予了夜色,将黑暗隐藏在黑暗中的王子就该是这个样子,是记忆中的模样,却又少了些什么,少了冷傲和锐气,也多了些什么,多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两只手腕上刺眼的不合宜的瘢痕,还有胸口那…..卫庄扭头避开了这清晰逼来的心痛,他都经历了什么,或许,并不难想象!如果不把自己逼得挫骨削皮,那样的心瘾怎么可能戒掉。
靠近了他,颈间一片温热,某人将脸贴在了他的颈间,卫庄再也装不下去,几乎就在那人身体靠近的一刹那,他伸出两条胳膊,完整地将墨鸦拥入了怀中!
“从今天起,你敢再离开我,我就剁了白凤!”,荒唐的威胁脱口而出!或许,还是说一些相思如狂的话更应景一些……
“你怎么连小孩子的醋也吃!”,身体被快被箍散了,他倒是更强壮了,“我是为了能再活着见你才坚持活着的!”,透过卫庄的肩膀,城市的灯光一闪一闪的,月亮也很可爱地挂在头顶,似乎全世界都在纵情欣赏他们之间此刻不能言说的美好,此时,他应该说些实话。
为什么不能吃醋!若不是他,你怎么会忍不住伸手去扶白凤上车,白凤虽然没认出你,可他竟然没有抗拒你的接触,只有我和你,他才不会抗拒!若不是你想让他赶紧休息,怎么会失了策猜出了我的密码,进了我的家!若不是你想多看他两眼,又怎么会拖拖拉拉被我瓮中捉鸦……
还在想着,衣领处呼呼热气,卫庄低头看着那片薄唇慢慢上移,丝丝凉意渗入唇齿间,墨鸦任他拥着,自己温柔地亲吻他,“我回来了!”,这短短四个字,让卫庄感动,“我爱你!”,这短短三个字,让卫庄心酸,就为了你自己的尊严,这一次你依靠自己活下来了,就是想纯碎地无亏无欠地对我说这句话吗!
我终究成为了我,你终究必须是你自己,但只要在一起,我们就是我们!太阳不需要照亮黑暗,照亮其实也是消灭,我们就这样依靠吧,将光明和黑暗连接的地方,无限地缩小缩小至无穷,那样,你存在,我也存在。
感情喷勃而出,怀抱已经不足以融化心中的沉甸甸,墨鸦侧头吻住了卫庄的脖颈,炙热的目光盯着这个每次见到就想要占有的男人,呼吸一急一缓,表达了欲望。
比起自己刚才悠然的手法,墨鸦粗暴地扯开了卫庄的衣领,露出刚劲的胸膛,啃咬之后,又霸占了卫庄那硬朗唇线的嘴唇,长长地深吻持续了很久很久,随后,便把卫庄拦腰抱起,他确确实实这样做了,这是他第一次以平等的姿态面对自己的感情,没有顾虑,没有患失,没有忧患,只有期待和占有,只有纯粹的坦诚的想去爱他。
卫庄很意外地哼了一声,这是第一次,心理上的不适应挑战着他,但是注视了墨鸦的神情,卫庄顿了顿,由着他抱着自己,一步一步稳稳地走近了他的三米大床,那张床带着他们的记忆,现在,他自己被人脱光了放在了床上。
手指插入了卫庄的银发,脸蓦地垂下,嘴唇封住了呼吸,两个人迷醉在彼此的亲吻中,粗暴地占有,横行的唇齿,甚至连牙齿硌伤舌头都没有痛觉,覆盖着血腥气的吻,津液中混着血丝,从彼此的嘴角留下…..内心暴虐地欲望开始冲刺而勃发,再达到彼此的顶点。

那浓的化不开的呼吸之间,有人说:你害怕结婚吗?又一人说:只要你敢,我们就去结婚!
-------------完------------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