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刑天

2. 心之阿鼻
【身不由己的抉择是痛苦的,你看似自己做了决定,但做决定的始终是命运。】

紫兰轩,入夜,子时
白凤知道这里的人都在打量着他,所以他选择背对所有人,不愿看向他们,属于一个少年的瘦长身形绷地笔直,他默默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一夕之间,他的世界颠覆了,那个墨鸦替他撑起的世界像是曾经拥有过的一个最美丽,又最残忍的梦!
墨鸦!你用你的命换了我的命,可是这条命,我该如何走下去?墨鸦!我,一个人害怕!
紫女,张良,韩非,三人围坐在案旁,紫女的神情透着哀伤,韩非似是想安慰她,却欲言又止;弄女是紫女最看重的姑娘,他能理解!
此时,这里没有人有心情斟酒行乐,外面的夜色似乎都从那不规整又颇雅致的窗格里渗透进来,连满屋的华灯都罩不住这些黑。
同伴的死去,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打击。
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都看向,那个固执地不肯转身的小小少年,他一身的血污不曾洗净,似是不愿,那血多半是另一个人的,那个叫墨鸦的男人。
这整个刺杀行动中,最悲伤的莫过于这个少年了,流沙的刺杀是有预谋的,杀手的觉悟与代价,他们都早已有过心里预设和决断。
而,这个少年因为一支心弦之曲,无意间闯入了这个计划,他的任性妄为与不成熟,直接导致了墨鸦的死亡,或许,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便是,别人因你而死!
张良打破了沉默,这里一直少一个人,他一直在等着那个人,这次刺杀的失败,并不是弄玉的失败,败得是在座的3位,以及一直未见的那个人。
“卫庄兄所去何处?”
“不知道,他的去向一向不愿让别人知道!”,紫女垂眸低回,是啊,她也是不愿被知道的那些别人中的一个。
张良看向韩非,韩非给了他一个不置可否的挑眉,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鬼谷,夜尽,天明
一匹快马发出的长长嘶吼声划破了这片深谷的宁谧清晨,叶子尖尖上那欲滴将滴的露珠终是爽快的落下并化入尘土,似是受了惊。
草堂前的一汪清泉内,水车的转动将一根小小竹筒注满清水,又随着竹筒的一端倾斜,发出咚咚水流撞入水中的声响,这是大自然的音律,如此循环,规律而笃定;而这,就似这庭院的主人,一代纵横家鬼谷子,这位道风仙骨的老人端坐廊下,马儿的嘶鸣自然是入了他的耳,而他所想的是,他的小徒儿还是回来了……
马上之人单手勒紧了缰绳,不等马儿停稳,便腾出手来将怀中之人托起,飞身下了马,踏步向着草堂走去。
在进入庭院之前,他还是停了一下,他从未如此失态的拜见过师父,看着自己的一身风尘,虽面上神情闪过犹疑,但此时,他别无选择。
师父他老人家就端坐在那里,卫庄将墨鸦轻轻放下,对着师父恭敬地行了叩首大礼,然后跪坐于堂下,恭顺地喊了一声,“师父,小庄回来了!”
鬼谷子睁眼看着自己的小徒儿,即便还是一样的俊朗,夜色风尘还是留下了痕迹;
(作者弹幕:老头儿,你该看看你心爱的小徒儿给别人鲨齿梳头时的狠戾,你的滤镜太厚所以看出了俊朗….)
“嗯,回来就好!”
“师父,我这次回来想恳求您老人家救一个人”,卫庄急切地说出了请求,师父是这世上他最尊敬之人,也是他此时唯一的希望。师父会不会施予援手?这个问题他一路上思考了无数次,此刻就要揭晓了。
“生死有命,你我都没有逆天之势!小庄,众生必死,死必归土,这是天道。”
“师父,徒儿出谷之时,您吩咐过要我们都找到各自的答案;我原本想要追寻一个答案,却遇到了一个无法解答的谜题。”
“你说的谜题,就是,你的这位朋友吗?”
“师父,您教过我,真正的强者不会被命运安排,他们会安排命运!我想变成强者安排他的命运,即便是入阿鼻地狱,也要救回他!”
“小庄,师父也教过你,只有永远的利害冲突,无尽的生死抉择,这才是纵横!而你的剑,最应远离的就是感情!”
“师父!”卫庄叩首在地,是的,他知道生死抉择是什么?他知道于剑客,感情就是万劫不复!他也想确认他对于这个人,到底算不算是一种感情?
鬼谷子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徒儿,自小看着他长大,这个骄傲的孩子从未为任何人低过头,他的眼中从来只有带着身世的仇恨、以及求胜的欲望!而此时,他迷茫了,所以,他才要求一个答案,去看清黑暗中自己所求的答案。
他了解自己的小徒儿,这一关于他而言,是个必然的试炼,这也是为什么在他出谷之时,将“天眼珠”交给他的原因,看了看卫庄身侧的人,小庄必然已经使用了那颗珠子的灵气。
“你,真的这么在意他?”
“师父,徒儿必须救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卫庄直起身体,英俊的脸上刚毅坚定。
鬼谷子心中坦然,小庄如果不能度过此关,那鬼谷将就此失去这个三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他是否也要赌一赌?
小庄与聂儿不同,聂儿具有天生的侠气,他大怀天下苍生,会有人死于他的剑下,但他的每一剑都怀有大义;而小庄,他身上有着霸道征服之气,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会做一切不择手段之事,是利器也是凶器,出谷之时,鬼谷子最担心的的便是他初次尝到在意之人因他而死的悔意而心生迷茫,因为他还年轻,再坚硬的果实也是由柔软的种子长成。
鬼谷子终是下了决心,历代横剑攻于技,以求其利,是为捭!阿鼻地狱是每一代横剑传人都会面临的抉择,他的小徒儿也不能例外。
鬼谷自创立以来最大的秘密,便是那道通往阿鼻地狱的“无间门”,小庄,要想救他,只能靠你自己。
“跟我来!”鬼谷子不再多言,起身走出草堂。
卫庄心中惊喜,将墨鸦交给了师父身边的小厮,然后跟随在师父身后。
鬼谷子领着小庄翻过山脉,阴阴密林层层迷雾似有吞人之势,这里处处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卫庄观察着这四周,谷内生活多年,这里从没来过,比他先入谷的师哥也未提起过有此诡异之地。
师父在密林中俩株参天巨树之间停下,卫庄随之立于身后,冷静环视四周,这里似乎是整片密林的中心。
“小庄,众生必死,死必归土,这是天道;然鬼谷修习社会纵横,自然地理,宇宙天地玄妙,其才无所不窥,诸门无所不入,六道无所不破,众学无所不通。”
“师父,天下皆知:诸子百家,唯我纵横!三年之后,我一定能击败师哥,证明自己的实力,继承鬼谷绝学”
“嗯!很好!小庄,这是你和聂儿的宿命之战,也是鬼谷的宿命!历代纵与横均有此一战!”
“是,师父!”
他转身面向卫庄,问道:“小庄,你可知此处为何谓之‘鬼谷’?”,
“徒儿不知!”卫庄恭谨地弯身拱手回答。
“因为在我们所站之处,有着一道‘无间门’,阿者言无,鼻者言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进入此‘无间门’便是世人所说的‘阿鼻地狱’!第一代鬼谷子正是入了此门,领悟了阿鼻,便自封鬼谷子,将此处列为禁地,鬼谷之名也由此所起!”
卫庄头次听说‘无间门’的存在,但惊讶之外便是陡然升起的巨大希望,“师父,是不是进了此门,就可以救回墨鸦?”
鬼谷子对两个弟子一视同仁,但对于小徒儿更是怜爱一些,或许是人老了,天性中总是更疼惜稚嫩的那一个。
“小庄,‘无间门’只有鬼谷传人可以进入,可是其中必有凶险,祖训‘无间阿鼻,你死我生,有去无回’便是警醒后人慎入此门!”
“师父,那您可知门内情势?”,卫庄不会退缩,但他需要冷静搜集所有讯息,他既决定要入此门,就定然是有去有回,而且必须是两人回!
“师父并未进去过,但曾有一个鬼谷弟子进入此门后,便再无讯息!”
“曾经的鬼谷弟子?”
“孙膑!”,鬼谷子带着恭敬说出了名讳。
“孙膑?”如果说鬼谷历史中,纵横之战最惨烈的莫过于孙膑与庞涓;
“是的,在他之后没有人再踏入此门!你是在他之后的第一人,凡事务必小心!”,鬼谷子内心深处仍不愿让心爱的小徒儿以身涉险。
“是,师傅,徒儿谨记!”
鬼谷子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徒儿,但他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他走至左边那棵树前,对着树干轻敲9下,脚下的地面剧烈振动,两扇阴森地黑漆大门拔地而起,抬额上三个白色泼字‘无间门’,这就是鬼谷派深藏的秘密,通往阿鼻地狱之门。
门发出巨响,嘎吱嘎吱地发出古老的磨人灵魂的异响,门被打开,漆黑中一个赤发双角,鬅鬙上指,牛头兽面,铁唇鸟喙,青珠嵌目,身如蓝靛的人身巨兽站立在门前。
他就是阿鼻地狱里的拘魂使者唤作“阿傍罗刹”。
尖锐的鸟喙铁嘴,阴森地发声,“说出他的名字!”
鬼谷子看向卫庄,卫庄握紧了手中的鲨齿,昂身向前,沉声回答“墨鸦!”
阿傍罗刹得了名字,便侧身立在一旁,似是让开了路,卫庄回身对着师父俯身拱手,“师父,徒儿去了!”,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黑暗之中,只留下身后师父略显苍老的声音“小庄,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回来!”
随着身后大门关上的巨响,所有光线都被夺去,无边的黑暗,卫庄脚下的地面就像忽然融化了,没有了着力点,他在这个黑暗的深渊中直直下坠,尽管他立即抽出鲨齿,用剑气横扫四周,但剑气就像被黑暗立即吸收了一般,没有任何触碰之音。
下落了不知多久,终于他看到了一点渺小的光亮,似乎是一盏油灯发出的一团微光,黄色光晕泼开来,勉强看出那是一间小小的屋子,就在他的正下方,眼看就要落到地面,他旋身一个翻转踩到墙面,卸去了大半的下坠之力之后,才又一个旋身单膝跪地降落到地面。
平稳了一下体内的气息,他借助着屋内唯一的光源,扫视了四周,竟然有屋顶,难道刚才下落时穿过了屋顶?这是一间石头垒砌的屋子,本就粗糙的石头表面,靠近看会发现有无数道划痕,似乎是有人故意刻上去的。
这屋里空旷地一无所有,并没有察觉到危险气息的存在,但目前最大的危险来源于未知,他对这个世人口中的阿鼻地狱一无所知。
整间石屋只有一扇木门,只是被两根粗壮的木头以楔状由内顶住!他立即意识到一件事,原本提于身后的鲨齿剑,旋即横于胸前警戒,这屋里一定还有着另一个“人”!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扇木门,除非是有人藏在这里,否则那两根木头不会自己跑过去顶在门后。
他注视着屋子的西南角,只有那里在微弱油灯的光线范围之外,若是有人,必定是藏在那里。
他提着鲨齿慢慢靠近那个黑暗的角落,一股突然的杀气朝他逼来,紧接着一团黑影从暗处飞出冲向他,卫庄冷笑一声,不退反进,鲨齿横掠,直冲那黑影而去,后发而先至,即便身处地狱,后退从不是他的风格。
“铛”一声,鲨齿弹开了飞来的暗器,然后卫庄侧身避过了刺向他喉咙的闪着银光的利刃,这一幕,他忽然觉得莫名熟悉,转眼那个黑影便像一颗流星般落地,带过一阵阴冷的风吹过卫庄转身看他的面部。
那个身影起身站直,然后转身面对他,多熟悉的动作跟身形,卫庄看着眼前之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旋即沉了下去,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墨鸦,但就是他要找的墨鸦。
墨鸦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极其英俊但是又很陌生的脸,他怎么会出现这里?他是谁?在这个地狱里他谁都不相信!他一个人已经捱过了50年,尽管不知道何时会是尽头,但他不会屈服的,宁愿将自己困死在这石屋里,也不愿意被外面那些异变的怪物吃掉,或者失了心智,变成一个怪物!
卫庄看着这个只一夜未见的墨鸦,相貌身形眼角的纹痕均未改变,但直觉告诉他,这不是曾经的墨鸦。
墨鸦见这个不速之客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看着他的脸,觉得头很疼,他努力地回想,可是依然空白。
莫名地愤怒忽然占据了他整个身体,他知道这是即将失去神志的征兆,坏了,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在头脑陷入最后的混沌之前,他不再理会那个不速之客,冲回最黑暗的角落,重新将自己锁在了铁链之中,确认没有任何松动之后,他看着亮处的那个人,给了一句忠告,“无论你待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去打开那扇门,否则我保证你一定会后悔!”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对着那个人说了一句:“欢迎来到阿鼻地狱!”,勾起嘴角笑了笑,在意志被吞没之前,他用最后一丝清醒的目光注视那个人,或许,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们是认识的吧,看到他,为何会有安心的感觉?

------作者说:我的妈呀,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墨卫好难啊,下一章,要么虐虐如何?啊呸,这已经够虐了,你也下地狱去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