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刑天

6. 不欺地下
【横剑立马,天地不仁万物刍狗;吞风吻羽,灵犀不圣佛手千杀。】
缓慢而诱惑,衣袂黑羽飞扬,如飞天,心恋恋不舍,好想——吃了他。
这几十年等待的岁月,被蜿蜒湿软的身体爬成了一刹,你终于出来了!
我记得,你看着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行走在幽冥,果然都是妖魔鬼怪!”,之后你便躲进了我闯不进去的地方,多少岁月了,我便在这出口等着你,吃饱了那些送上门的肥料,把身子扭动一番,便继续做一做无欢的梦。
当时,我还只有三百岁,我有两个姐姐,她们是漂亮的白色和青色,而我,是一条黑蛇;因为年幼,功力不足,因为黑漆漆的颜色,总是被她们甩开,终于抛弃。
我不能改变自己的颜色,只能接受它,直到永远。
这里渐渐变成了我的地盘,在黄沙之上,我成了幽冥的肥料,靠着我的滋养,这里的树根穿过我的黑色的鳞甲,抓得又牢又深,直到把这里变成了一个混沌又阴森的洞天。
今日,我一惊而醒,就看到你站在我的面前,身边的嶙峋大石都随着我激动的颤抖,分叉的长舌,舔过你,滴落的涎水化雾,所触之处黑羽滋滋成气,我是条狰狞的黑色冥蛇,吃了你,我便能得无上功力,起码变得跟姐姐们一样强大,不会被她们抛弃。
张开森白锋利的尖齿,我得吃了你!——痛!我惨烈地长啸之中,看见一个身形窜出,将一柄锋利如雷的长剑从我的左眼拔出,是谁打扰了我最期待的美梦。
尾巴一摆,将偷袭的人甩上了高空,一瞬间便看不见了身形,下一瞬,我便张开大嘴将面前人吞进了腹中。
我如愿了,我兴奋地卷动着身体,所有树木嶙石在我身下轻易地揉碎,而后变成粉末;
我等待着,看着自己的黑色鳞片,想象着他在我腹中被消化,被吸收,那股神秘的力量马上就属于我了。
迫不及待地,我学着姐姐们,将身体用力收缩,成功了,我幻化了人形,却也立即打了喷嚏,我被自己蛇体所散发的腥气熏到了,一个旋身,幻化出黑绫衫,黑绫裙,这样的娇软模样,我很满意。
雾障渐渐散去,远处有人走来,他还没死!
他冷冷地看着我,扫过我毫无光彩的左眼,出口便说:“是你吃了他?”
那声音和眼神都令我不自在,我还是条幼蛇,没有学会说话。
但,他和他的剑在望着我的七寸,让我冒了冷汗,刚刚幻化人形,元神未定,恐惧中,我开始怀念起自己的一身黑色银鳞。
可惜,剑过七寸,我还是死了,很不甘心!姐姐们说过,那个人身上有黄泉之眼的神力,黄泉眼在这幽冥之中自然孕育,三万年才得一颗,有奇怪之力。
最后一眼看了那个一头银发的男人,出师未捷身先死,便是如此了,原以为吃了便好,谁想着,死了才好。
——我不用再孤独了!

那个**就这么被吃了!卫庄狠狠地踢开那摊开成一座小山的尸体,估摸着切开哪里,能把他拽出来,冷汗从额角渗出,他还是中了蛇毒,在他看着墨鸦被吞掉的一瞬间,心神大震,毒汁化雾便攻入了心窍。
来不及打坐调息,晚一刻也不行。
就在他举剑欲劈下之时,身后有个声音,“鬼谷传人,你,是在找我吗?”,语调轻快而优雅。
乏力地喘气,半晌!从小山上倒了下去!
墨鸦接住他,让他倚着自己站直,都这样了,脸上那神色还一副想杀我而后快的模样,你气什么呢?你笨,不知道我的化鸦之术吗!我就一直躲在你的袖口之中,我还能真被一条蠢蛇吃了不成!
不过,笨得很可爱!果然,我从前应该——还是很喜欢你的!就像现在我心里的感觉一样!
口中一声唿哨,一阵细细的黑烟从黑蛇的口中盘旋而出,来到墨鸦面前,将一样小小地物件放在了他张开的掌心之中,墨鸦皱了皱眉便吞了下去,冥蛇之胆应该还能助他撑一段时间吧。
既骗得了蛇胆,又试出了真心,嗯嗯,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啊!
墨鸦看着怀中某个人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那英俊苍白的小模样,将他拦腰抱起,大步向前。
好吧,如果你想让我随你回去!那就回去吧!
-------------------------------------------------
嘿嘿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