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现代文 《SEXY BOYS》30

SEXY BOYS

30.
——好了….停下!他要是死了,我可没法跟侯爷交代!哼,一个擅自脱离组织的**,不如直接弄死算了,可侯爷偏偏想着回收他,呵,回收!可回收垃圾吗?
有人揪着头发将自己脑袋提起,脖子后仰,这个姿势使他压抑不住将体内上涌的闲腥液体咳嗽着喷出….
——啧啧啧,快醒了吗?喷我一身血!
被强横地外力撞回墙上,最后的记忆,人和车子一同被野蛮推进了一片黑暗中,然后,他打开前照灯,这里四处密闭,只听到一阵玻璃瓶炸裂的哗啦声,然后刺鼻又熟悉的味道很快充斥了整个空间,那时的他就像是被活活捕获了,那是谁?谁在捕猎?他是谁的猎物?
——给他来点刺激,老朋友的叙旧时间到了。
彻骨的凉意浇下来,扣在手腕上的铁镣也同时收到刺激,呼啦拉地被拖拉出响声。咳嗽带出了更多肺部的积血,数道血痕也从前额滑下来,睁开眼睛,意识渐渐恢复了,他这是在哪儿?
——哟,你可终于醒了!这个——拿给他自己看看。
那之后,自己做了什么?愤怒吗?那时悸动的心,比得过现在吗?怎么挣脱的镣铐?怎么暴露了自己的残忍?怎么收拾掉那四个人?怎么对着那个死前还是绝望咆哮“你以为跟我们有什么不同!你凭什么还敢反抗!你要是敢杀我,侯爷不会放过你!!!不——不——别开枪,求——”,枪响之后,猛烈的后坐力撞击着他被自己掰折的拇指根部,剧痛使得他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
愤怒?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又一次像待宰羔羊一样被人摆布吗?并没有,那一刻,他只是又一次绝望而已!
何时开始愤怒?是因为那句嘲笑,“接下来就轮到那个卫庄了,侯爷虽然不允许我收拾他,可是,我有的是办法,只要,我给警察寄一封匿名信,告诉他们,曾经在哪里?哪个人做了什么?哈哈哈哈哈,我猜以当时的情况,尸体一定藏得不远……哈哈哈哈哈……法治国家真是好啊,我倒要看看他享受牢狱之灾的模样,到时候还怎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他只要想到卫庄会失去那片明亮,会像自己一样成为夜幕一般黑暗的存在,愤怒像烧热的火焰在那时燎疯了他的情绪,他允许自己做回了曾经的墨鸦,一个冷酷无情的职业杀手。
—————————————————————
卫庄用力压住墨鸦挣扎的身体,墨鸦的呓梦已经开始了,就像曾经发生过的一模一样!
许医生加大了镇静剂的药量,终于,墨鸦无意识狂躁的身体恢复了平静,只是这平静有多短暂,不得而已。
“他会睡多久?”,卫庄松开手掌,手掌印留在了墨鸦的胳膊外侧,又渐渐消失。
“估计一个小时左右!”

一个小时,之后,又要开始一轮吗?他刚刚在回忆什么?情绪那么激烈!
“大少爷,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不知道,那就不要说!你觉得我会放弃?!”
“……那我的建议是送他去专业的戒断机构,起码那里的戒断药物会有一些帮助——”
“闭嘴!我要你现在开始成立研究组,世界上的专家多少钱可以请来,你都可以去联络!我只有一个要求,用你手中的血样,立即分析出药物成分,据我所知,这是新型毒品,还处在试药阶段,你们没有任何案例参考,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搞到解毒药!”
“少爷,我会立即着手分析,可是,你自己也说了,这不是毒药,却比毒药更恐怖,这是毒品!主要还是要靠他自己的意志力,药物的作用或许实在有限!”
“这些,我也知道!我想要你做的,只是想让你们减轻他在这个过程中的痛苦,找到不会伤害他的身体的方法。”,卫庄烦躁地走到许医生面前,然后,却出乎意料地有了恳求的意味,“可以吗?”
“……”,忽然的面前卫庄一瞬间的软弱,许医生甚至有些感动,男孩变成男人,更强的决断和魄力似乎感染了他,“好的,大少爷,我会尽我所能的!你放心!”
“谢谢!”,卫庄发自内心的表示了谢意,转身看着床上安静的墨鸦,紧紧地按住自己眉心。
“对了,大少爷,如果你不打算送他走,那最好还是找人帮帮你”,许医生给了一个善意地建议。
“嗯,我会喊七叔过来封锁这里,没有我的允许,没人可以走出去”,也包括我自己。
许医生很快离开后,卫庄无力地阖目坐倒在沙发上,他不敢走过去抱抱他,说一声,抱歉,我果然是你的灾星!抱歉,这一次,还是因为我!

——抱歉?你为什么要抱歉?你走过来抱抱啊,我很难受,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我的身体里,他在活剥我的皮,那感觉,像是要把我活生生撕开,然后,把我的灵魂从身体里拽出来,生生吃掉。
——我的灵魂吗?如果人有灵魂,如果我有灵魂,那会是什么样子呢?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