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墨凤让我有爱!墨卫让我变态!
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刑天

楔子. 凉凉

高大的身影脚步坚定地走在凉凉的月色中。。。。。。

银色短发的发梢随着身形而前后晃动,额间那黑色龙形装饰的发带之下那无比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完全冷漠,完全深不见底。。。。。

此时,夜最浓时已渐渐过去,他一直没有停下的脚步似乎走出了渐渐散开的光明,天似乎要亮了,他似乎一个人已经走了很久!不,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人走着。。。。。。

在微弱地晨曦之下,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被自己双臂托起的那个人,紧闭的双目,满脸的血污都不曾有人替他擦净,血污之下,惨白的皮肤带着他活着时都没有的欣慰表情。

看着怀中已死之人的表情,卫庄的怒气炸开在这山路之上,身侧狂沙怒舞,你如何能得此欣慰?这是你对我最后的挑衅,还是嘲讽?而我,明明曾经给过你选择!

惨白皮肤更衬地他脖颈上被绳索勒紧地暗紫色淤痕那般刺眼,这就是你选择的结局吗?姬无夜要让你暴尸三日,任百鸟争食!

你不是说你效忠的是姬无夜吗!你不是说你是天空之鸟吗!

可惜,无论答案真假,墨鸦再不会回答于他!

秋夜的寒露凝重,一直踏步前行的卫庄和怀中之人的头发和衣饰都已被寒露濡湿,而这逼人的寒气只有活人才能感受到,卫庄的胳膊不自觉地收紧,原本那人枕在他胸前的脑袋,因着姿势的移动,无力地从卫庄胸前滑落,一头长长地墨色直发也随之软软地垂下,被风吹起时,被濡湿的发尾一直撩在了卫庄托着他身体的手背之上,每一根发丝都凉凉地。。。。。。这样的触觉一直到多年之后,每每夜宿郊野之时,卫庄的银色长发撩过他自己手掌之时,都不能忘记,丝丝冰凉似铁镣沉在胸怀最深处。

。。。。。。。

在夜色最浓那时,卫庄终于站在了墨鸦的尸体之下,他就那么被悬吊在高高的梁架之上,风大时,便会摆动的幅度大一点,风势小了,他会慢慢地不再摆动直至另一阵风起。。。。。。

卫庄的愤怒让他本不愿意再看这个人一眼,然而此时此刻,他还是来了,站在这里,看着他死了的模样,在城墙上闪烁地火烛之光下,鬼魅一般。

掌风飞出,打灭了烛火,在这样的夜色中,他原本只是想来看一眼,或者,给自己一个确认,他已死的事实!而最终,他还是带走了他,事实证明,这个叫墨鸦的男人,他曾经尽量远离是对的,见的多了,卫庄便不像卫庄了!这个邪魅的已被黑暗浸透的男人,他乱了他的心,这一点卫庄抗拒承认,却总有事实让他面对。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死了,而我还是我,你也以你自己的模样给了自己一个终结!

我们,我和你也终于似这般可以靠近了!我和你终于可以在这凉凉夜色中,读一读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似乎,那些逃与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