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刑天

7. 须眉竹貌
【玲珑媚眼夜出妖,芙蓉帐下万千摇】
有一点风吹草动,墨鸦就心惊胆跳,药在炉上蒸汽腾腾,卫庄此时全身发冷,自个找了块背光的地儿打坐运气,身体上方隐隐地有缕缕黑气上行。
其实,在他没醒之前,墨鸦就已经帮他逼过毒了!方式嘛,不甚雅观,所以卫庄在意识稍清之后便被他一掌拍开。
不就是大丈夫之间坦陈相对嘛!反应真够激烈的!墨鸦摇摇头,但那神色像裹了糖一样地笑盈盈,自从知道……这个人……嗯嗯,当时那副紧张模样,真是叫人无法形容,震惊?害怕?……又好像都有!
剩下的这点儿蛇毒,相信卫庄自己能应付的过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墨鸦还是回到了黑冥蛇躺尸处,寻到了几丛金鸡儿草,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就地取谋,毒蛇七步之内必有解药。
替他把药煎上继而端给他服下,此时漫天云霞都已经褪得干净,如果白天是血犼的天下,那此时夜色四合之下,便…..都是惹不得逃不脱的妖魔鬼怪了!
诚心而论,那条黑冥蛇也算得上是他的“守墓者”了,它守在出口,那些妖类便进不来!现时,冥蛇死了,门户大开,也难怪墨鸦会心惊胆跳的……因为,他现在不再是一个人了!
期待这种东西,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可是一旦对某个人寄予了期待,便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拼命抓!!
他带着卫庄返回阵内,阵内与人间无异,然而一出阵,便是黄沙破土,漫天无边,所以,他选择了返回。
吸一口气,回头又瞧了一眼卫庄,便堂堂正正地钻进了帐子,端坐在了帐口。
一念至心,无论会遇见什么,——我守着你!

疑神疑鬼到天初亮,在外放哨的乌鸦也全无动静,莫非是过虑了,也许那些妖物对自己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毕竟天眼珠剩下的那点所谓灵力连他自体都维护不了了,那位鬼谷老前辈给自己放起血来简直….!
无所谓了,我尽力了,尽力地做了个有用的人!
老前辈是这地狱之客,我身后之人,亦是客。
突然,后颈一凉,墨鸦疾闪,一道红色薄痕画过。
身后之人还能是谁!
但,不是他!他依旧闭目盘膝坐着,那把形制怪异的长剑竖在身侧,并未挪动过。况且,他还未恢复,同为习武之人,皆知运气之时最忌擅动。
眼角敛起,该来的还是来了!抬手便是袖刃出鞘,“出来,你要的不是他!”。
此时,屋外已经起亮,卫庄没有任何穿戴的上半身被笼罩在窗格子规整的背影之中,同样在榻上也留下了他的阴影,墨鸦冷笑一声,一枚黑羽直射那片阴影,黑羽却瞬灭,像是陷入了软泽之中,一没无顶。
而卫庄盘坐的身体一阵微晃,眉峰耸紧,汗珠几乎是滚落胸前,表情带着一种隐忍的痛苦。
墨鸦顿时收了势,他的攻击伤不了那妖物,伤它便是伤他。
眼睁睁看着那片怪异的阴影,像是从榻上被揭起,成了个粉雕玉琢的女人身形,半跪着倚在卫庄肩上,伸出手撩擦他的嘴唇,指尖儿画着他的眼睫,顺下又抚摸着他的脸,他的颈,他的胸前….渐渐往下….做着这些时,它望着墨鸦,然后握住了卫庄的手……
卫庄无知无觉地被非礼着,而墨鸦看着非礼之人半裹轻纱的袅袅素腰,肤胜娇雪…..坦白地讲,与其让卫庄占这茬便宜,倒不如被占便宜的是自己!好一个美人儿,连鼻尖儿飘进来的那缕狐媚子香都让人不由自主地痴迷起来!
夜出白狐妖!自他看到卫庄的影子上平白多了一截毛乎乎的尾巴,便料到是它了,没料到的是,它早就跟着卫庄近了自己身侧,只是原先中毒的卫庄身子虚得狠,所以它没兴趣吃,此时,才起了兴致,也说明他的功力恢复八成之上了。
墨鸦不知该看谁?是那人的须眉竹貌,还是那妖的芙蓉唇俏;总之,眼前这两幅皮相都足够惹人非分的!
不过,勾唇一笑,他对着那美狐狸,“美人,不就是皮相吗?我长得不英俊?你肯要吗?”
一刹那间,肤香魂儿缥缈四散,满屋的味道浮浮沉沉…..
卫庄慢慢睁眼,只觉得阳光穿过头顶半尺纱幔,依旧刺眼,抬手挡住那片光!
刚才耳边所听到的必然不是梦,要不然,如何能看到眼前这片,玲珑风起花摇,酥指点唇媚笑,与他,共逍遥…..
有一把剑,它的名字叫——鲨齿!
------------------------------------
鲨齿,从不挑食!待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