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卫刑天

8. 诸神之战
【你的梦想,终究会结束;在你的欲望之外,早已是繁华一片!】

“墨鸦”
“嗯?”
“墨鸦”
“我说了我不叫墨鸦“
“墨鸦”
“喊我刑天!“
“墨鸦”
“懒得理你”
……
“墨鸦”
“嗯?”
“墨鸦”
“我再说一遍我不叫墨鸦”
“墨鸦”
“喊我刑天!”
“墨鸦”
“…..”
匀轻地气息取代了气力不济地回答,他就那么坐着睡着了!
卫庄拔起鲨齿,走过去他身边盘膝而坐,任着他的身体渐渐倚上了他的半边身子。
低头就能碰到他搁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并非幻影,抬起手掌贴上他的半边脸,“如果,你喜欢我换种方式与你相处,那我可以试着改变!”,熟睡的人当然不会回答是与否,只是任着他的手掌留在了脸上,像是要在冰冷的皮肤之上种出温暖,体表寒冷,这是不好的征兆,自己怎么就还能如此安心睡着了呢……
此时,阳光都照透了山丘上的这片断壁颓垣,瓦砾之间尘飞不定,两个时辰前,这里,被鲨齿拆了!被自己拆了!

怎么能忘,一睁眼就看到的那片风月逢迎!无论他怎么攻击,墨鸦都护着怀里的那个“女子”,剑气所伤都由他自己承受了;
自己能停下,因为他最终还是砍断了那狐媚之物的一条尾巴,感受到从心底爆裂的疼痛才明白,伤了那狐媚,就是伤了自己!
他停了手,墨鸦却没有松手,姿势中透着怪异,与其说是拥抱,不如说是禁锢了那狐媚在臂弯之内!脸色也不似春色无边,那咬紧牙关的笑容带着歇斯地决绝,汗滴在额头闪闪发光。
卫庄意识到不对,他跃至跟前,墨鸦的眼神凶狠而坚持,示意着他不许插手!
近身之后才发觉,那女子黑色艳丽的鬓发之下,遮盖了她此时痛苦裂变的脸,墨鸦的手掌扣住她的脑袋,使她以固定的形态保持着獠牙刺入脖颈的姿势,想必这顿美餐已经不胜享用…..卫庄感受到墨鸦体内扩散而出的真气内力,他一直在将自己的血液逼入女子体内。
后果如何,卫庄当然想象的到!挥剑便扎入一条尾巴,鲨齿直直没入地面,也将本体死死扣住,然后他便将墨鸦整个身体扯离了地面,直到飞立屋外才停住!
早被自己掀了屋顶的所在,此时看到一团纯黑之气在屋内翻滚腾动,尖厉地嘶叫和砸毁声纠缠一起,最后黑气腾绕着飞上天际,忽地一声雷鸣,白日焰火划开亮白的天空,便一切恢复了平静,直到片刻之后,白色的巨大的狐狸尸体重重地砸在了他们身后的山丘之上,只剩下的八只尾巴再也不纯洁了,沾上了山灰泥土的肮脏,也将归于肮脏。
墨鸦推开了他的怀抱,像个没事人一样地走向他的战利品;它走得并不安详,一双狐狸眉目半开半睁着,似是死不瞑目。但墨鸦并没有恻隐之心,径直走向他的目标,那把依旧深深扎入它身体的利剑,这把剑的名字叫鲨齿,被墨鸦拔出后,大力一抛,便直直插在了卫庄的前面。
卫庄的眉毛微微皱起,不悦地看着他这番挑衅的行为!
墨鸦看着他的神情,得意地耸耸肩,抬起下巴对卫庄轻佻一笑,“是我赢了!”
你个**,差点耗干精血!而且,谁又跟你赌了!这两句话原本会脱口而出!像他们从前一样!不过,此时此刻,卫庄忍住了!
他走向那个该死不死,争强好胜地灵魂;手中握着的剑,提醒着他,这个人能为了不服输做到何种地步!可是,你既象征死亡那又为何飞不出这九幽黄泉?你既然早知自己将死,又何必去见我那一面?又何必….留下那人之将死之吻?
脖颈的伤口依然留着血,墨鸦摘下了手套捂住了伤口!墨鸦此刻能感受到身体每个毛孔都在收缩抵御着通体的寒凉,这是不祥地征兆,脚跟不稳,他便顺势倚着身后的毛皮靠背而坐,内力大损,血气虚乏,勉强站着都已做不到,忍不住地轻咳两声。
抬眼望着那个渐渐走到身侧的人,他和他都得活!那种妖怪要我的血那就都给她,只要她能扛得住,黑冥蛇的蛇胆已经被身体吸收,天眼珠能助自己抵抗毒性,那妖怪可不一定了!我拿命拼它的命,它死得也很值了!
努力挺直了胸膛,至少自己得补充体力,“鬼谷传人,烤过黄泉大狐狸吗?”
墨鸦不知道卫庄盯着自己在看什么,貌似在看自己那只裸露的手,撤回手掌举在眼前,但见手背处有隐隐地黑鳞片纹路浮现,摘下另一只手套,情形同样如此!看来蛇胆已经彻底消化于自己的身体之中,这,应该是好迹象!那就只有笑纳这独特的印记了。
卫庄头一次见到墨鸦摘下手套的手,全不似自己的手,作为男人,作为杀手,这样的绣花之手,大概是真地由于平日爱惜之至吧。
两人一尸,一人休息,一人沉默着烤着硕大的狐狸肉;
相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他们生死相依……即便一个前尘尽忘,一个求道问解,但那又如何呢!
两人吃过了,墨鸦满意地夸夸卫庄,满意地想着在这碧清草绿的天地之中,50年了,他头一回觉得——不孤单。
后来,在卫庄反常的话唠攻势下,墨鸦睡着了,做了一个常做的梦,梦见他自己是一个没有头颅的巨人,因为在一场战斗中,被砍掉了脑袋,但是暴怒地巨人依旧向天空挥舞着刀斧,继续抗争,不曾停止。
尽管记忆都已忘却,这个梦确是常做的,所以他用这唯一的记忆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刑天,意思是被砍掉了头的人。
一个灵魂会不会做梦,应不应该做梦,墨鸦也有想过!但,谁在乎呢!
-------------------------------------------------------------------------
想写就写了!随意看看吧~~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