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凤凰Pevico/否修

大本命墨鸦大人!

【墨凤/焰莲】认个亲吧

墨净翊:

【墨凤/焰莲】认个亲吧


•最近新出的墨鸦焰灵姬姐弟/兄妹梗,单纯玩梗,正剧里是否真实并不负责。


•凤莲闺蜜组私设。凤莲我只吃闺蜜组√


•这里墨焰兄妹(我觉得实际上貌似应该是姐弟,不过这不重要)


•o到没有c。


•没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你好,我是墨鸦的妹妹,我想和你见一面。”






那天白凤还在和亲梅竹马的妹子扯皮,突然收到这样一个信息,手一抖就把截了个图发给红莲。


“woc……”


“woc……”


“墨鸦妹妹?你姐姐?”红莲缓过神来,叫道。


“呸你的吧,墨鸦又不是我亲哥哥。”


红莲沉默了一下,“那就是说,有人来和你抢哥哥了?”


“……”


白凤特别讨厌这个人说话这么直白插刀这么狠的样子。






白凤。16岁的少年,有一个大他三岁的哥哥。是他爸妈领养的,不是亲的。


但他总会在自己内心补一句,比亲的还亲。


但终究不是亲的,墨鸦也很宠他,但他总觉得他的宠爱只是因为他的爸妈,而今他真的来了个亲妹妹,他的内心一度心情复杂。


……抢哥哥的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在焰灵姬发来的好友邀请里点了确认。


白凤开门见山:“你为什么要找我?直接找他不行么?”


“哦,我联系不到他。”焰灵姬无所谓答道,“正好你的QQ挂在你们学校社团负责人底下,我就找你了。”


白凤面无表情,瞬间切了另一个聊天窗口,“你的社团留我qq干嘛?”


“我怕骚扰嘛,人家长的这么好看,留你QQ委屈你了?”


“你大爷我也长的好看啊。”


切回去。沉默了一下。又切到了红莲的聊天窗口,截了个图给她,“你说我怎么回?”


“直接回嘛,就说他不想见你我也没办法。”


白凤迅速的贴了过去,一边看着红莲那边来了条“你刚刚说谁是大爷”果断回了句“你大爷”,便看见焰灵姬发过来了句,“小弟弟防范心还挺重。”


“你放心,我没有要抢走他的意思,只是爸妈想见见他。”


……这还不算抢???白凤当场摔手机。




便这时候,墨鸦开门进来,他刚打完球洗了澡进房间,正揪着条毛巾折腾自己的头发。


白凤偷偷地瞟他一眼,“最近没人找你?”


墨鸦一边偏着脑袋擦头,一边抬着湿漉漉的眼睛看他,“谁?”


“一个女孩子。”


“每天都有不少女孩子找我,你说哪个?”


白凤捉起旁边的枕头就往墨鸦身上砸,引得墨鸦哈哈大笑。


“别介啊,我受欢迎你也不是不知道啊,一天的情书够你打一个星期的草稿的。”墨鸦揣着枕头蹂躏,“到底是谁啊,引得你这么重视。”


白凤端坐起来,抿嘴沉默了一下,盯着墨鸦的眼睛缓缓吐出三个字,“焰、灵、姬。”


白凤刻意去留意墨鸦的每个表情,只见他短暂的错愕而后皱起眉,摸了摸下巴,“……她去找你了?”


白凤耸耸肩,不置可否,只是又悄悄地抬起眼睛看他,看见莫亚对着他挥了挥手,无所谓道,“白捡的,别当回事。”


白凤抱着抱枕,执拗道,“亲的。不是捡的。”


墨鸦随手摸了个东西抛向白凤,白凤伸手顺着接住,一颗费列罗。抬头看见墨鸦笑着抬眉对他说,“那也没和你亲啊是吧。”


白凤捏着这颗费列罗,不说话了。


许久又道,“那我那边怎么和她说?”


“直接删了就行。”墨鸦随意道,摆弄了一下白凤课桌上的东西,走出白凤的房间,便这时白凤又问,“你真的不想见她?”


墨鸦止不住的笑,反问道,“你就这么想我见她?”


“不想。”不假思索,白凤答道。待他反应过来,连忙道,“不我不是……”


“凤啊,”墨鸦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头,“想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你在我面前永远不需要掩饰。”


白凤抿着嘴看着他,感受来自头顶的微妙温度。眼前的这个人眉目如画,在这16年里,都是他的。




“不是挺好的么,你还想着那个认亲的女的?”红莲一边咬着棒棒糖,一边打着恋爱游戏,心不在焉地听白凤说心事。


“我不知道怎么回她。”


“直接删了啊。”


“……”


“怎么了?”


“我是删了,然后她又找到了我的另一个号。”白凤一脸无奈,有点烦躁地在甜品里戳来戳去,“微信微博邮箱,连我魔兽号都被她翻到了。”


红莲噎了一下,“这么猛的吗?那你哥哥怕是守不住。”


“……那怎么办。”


白凤盯着她沉默。


红莲心里咯噔一下,懂了他的意思,便也沉默。


“包我一年的奶茶。”


“成交。”白凤说着,把自己的所有帐号密码清单双手奉上。


红莲:“……”




这事儿以为就这么揭过去了,白凤不提墨鸦也就不提,两个人和没事儿人似的,唯红莲一个开始找到了新的乐子——披着白凤的皮和焰灵姬划水。


讲道理她也没感觉焰灵姬有多想见墨鸦,但也不好问,就只是单纯地开始享受披皮聊天的乐趣。


她想了想,觉得这玩意应该叫做语C。






墨鸦已经上大学了,放假的时候白凤还在上学,那天最后一天下课,墨鸦来接白凤放学准备带他去游乐园玩,便看到路边一抹靓丽的风景——焰灵姬。


讲道理,这姑娘确实漂亮,怎么都移不开眼的那种,看他一眼感觉魂儿就要被勾了去。


但要这人说她是自己妹妹,他心里就有点复杂了。


“嗨,美女。”墨鸦主动上前,搭着姑娘的肩膀,不想焰灵姬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让开了。墨鸦也不在意,只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放心我不是来找你弟弟的。”焰灵姬抱胸道,对他有点爱睬不睬的。


这就让墨鸦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你到底在想什么?来来来,我们一边说。”二话不说便揽着姑娘的肩膀到角落里,他也怕白凤看见,让那孩子又胡思乱想。


焰灵姬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你别以为你是我哥哥就可以占我便宜。要不是爸妈我也懒得来找你,看看你什么态度。”焰灵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便要走,“走了,我还要堵人呢。”


墨鸦持鄙夷态度,“堵人?不会这么巧,你要堵的人正好也在我弟弟的学校吧。”


“可不是吗?上你弟弟号的小姑娘不该是这个学校的吗?”


“……啊?”


墨鸦一瞬间,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这么久了你也没想出来个新地方玩,一直是游乐园。”


白凤纵是嘴上抱怨,但还是乖乖来了。


“游乐园嘛,俗有俗的好。”墨鸦心里默默地添了一句:小情侣约会圣地啊。


白凤瞥了他一眼,“有什么好?”


墨鸦笑道,“你不是到现在还愿意来吗?这就是好了。”


白凤哼道,“那是给你面子。”


他们俩都是玩什么都不怕的那种,在游乐园这种地方玩得绝对尽兴,白凤很快就敞开了玩了,墨鸦看着他也高兴。


刚从过山车下来,墨鸦去给他买棉花糖,回来时就看着白凤一脸忧郁道,“你每年都会陪我来游乐园,可你亲妹妹却没有享受到。”


墨鸦无奈地笑,想着果然他还是他,有时候善良得让人心疼,但他很高兴,别扭如白凤,总也愿意把这些话和他说。


“还没想开呢。”墨鸦揉揉他的脑袋,撕了块棉花糖塞进他嘴里,“我前几天见过她了。”


白凤连忙把咽下去,睁大眼睛道,“你见过她了!”


“总要先沟通下才是。她也没打算把我咋地,最多就是她爸妈催得急了才来找我,去打扰你最多也就是为了过她爸妈那一关。”


白凤盯着他,眼睛里像点燃的星星,“所以怎么办?”


“你放心,我不会走的。”墨鸦无奈地笑道,“就算是走了,我也不会离开你。”


时间便在那一刻静了,白凤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摩天轮的背后炸开烟花,烂漫得像是童话,夜景下的游乐园里,他们在七彩路上对立站着,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来,点亮整个童话世界。


“其实你没必要想这么多,我现在上大学了,就算回去认个亲也不需要回去住,看那姑娘的意思也不是要我回去和他们一起生活,最多就放假了多去看看他们二老。”


墨鸦认真道,“你永远都是我弟弟。就算不是了,我也会一直这么对你好。”


“可我不想这么自私……”


白凤一想到,从小到大那么久,墨鸦对他的宠爱都本应该是别人的,他就有点……别扭。想要急吼吼地拖着他去证实这一点,又有点害怕真的失去。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他的宠爱这么久,如今才知道珍惜。


“我倒希望你自私一点。”墨鸦浅浅一笑,略微思考了一会,又给白凤撕了一片棉花糖,“甜吗?”


白凤点点头。还没等棉花糖全部咽下去,就看着墨鸦突然凑上来,就着棉花糖丝柔的尾,带着黏黏的糖,覆在他的唇上。


“这次甜吗?”


“嗯。”


白凤看着他,眼睛里亮亮的,想着刚刚的烟花似乎是放早了几分钟。但是没关系,现在他的心里,也已经是炸满了烟花,烂漫得宛如童话。


“所以我才说,白凤,就算你不是我弟弟了,我也会一直对你这么好。”墨鸦沉默了一下,凝视着他的眼睛,轻声道,“白凤,做我男朋友吧。”






“其实……她今天去你学校了。”


“去我学校干什么?”


“你是不是把你的号都给红莲了?”


白凤惊了一下,点了点头。




“小妹妹,你出来得可真慢啊,我可是等得花都要谢了。”


几个小时之前,是黄昏,红莲一个人慢慢从学校走出来,临时被老师查水表查了这么久她也很生气,估计白凤早就在游乐园和墨鸦玩了几圈了。学校门口孤零零地站了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一身艳丽的红色,长得顶尖地漂亮。


红莲颇有防范心道,“你是谁?”


“这就不认识我了?昨天刚在LOL里叫我好姐姐呢。”


“你你你……”红莲明白过来,“你是认亲的那个!不是我啊我和你说,我只是个代练的,你找的人实际上是……”


“认亲?”焰灵姬略一思索,笑着打断了她的话,缓步走到她面前,在红莲的脸上轻轻啵了一下,风情万种地一笑,“那就来认个亲亲吧。”


红莲当场愣在原地,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fin.


18.7.9完稿






【从只会写虐文到现在……mama我终于会写无意义小甜饼了!】


【这好像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情。】



评论

热度(65)